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公是夜叉 > 第298章 五阴牙阵
    小鬼……想到小家伙,沈澄然的心里一片凄凉,现在连他也要遭受毒手了吗?都是自己连累了他们几个,周巧梅本来都已经算投胎了,可是现在却被困在这个地方,甚至即将也要面临灰飞烟灭的结局。

    张乾他们跟老怪物有深仇大恨,可是现在居然还是栽在了老怪物的手中,别说报仇,甚至把自己都全都给搭进去了。

    现在还真是得不偿失!

    沈澄然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三天后的日子,正好是七月十四日,中元节。

    难道她真的只能活到那一天,从此以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吗?沈澄然突然有些自嘲,自从醒来发现失忆之后,她的生活似乎一直就是惊险万分,虽然她自己已经不记得以往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但她相信之前的生活绝不比现在过得更糟。

    三天的时间一转眼也就过去了,七月十四号这天,沈澄然的心整个提了起来,以前就听人说过,死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知道自己要死,却不知道那刀什么时候会砍下来的煎熬,而她现在的心就是这样的。

    直到晚上,“宁芃”才打开铁锁,将沈澄然带了出去,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个是鬼节的原因,天空并没有月亮,只有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星。

    而她此刻被“宁芃”带到了院子里,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绑住了。

    整个院子的地上,已经被化成了一个阵法,黑的线条纵横交织成五芒星的形状,沈澄然被他放在五芒星的一个角上,而另外四个角上,却分别站着被束缚在那里的小鬼头、周巧梅、张乾和王阳。

    见小鬼头并没有被“宁芃”祭炼,沈澄然心中一喜,可是随即又黯淡下来,即使没有被祭炼,现在也逃不脱要被献祭的下场。

    估计是因为这个五芒星的法阵,需要五个人来祭炼,所以“宁芃”才会一直留下这四个鬼,沈澄然在的位置非常特殊,是五芒星的心脏位置,连接它们四个,又径直通向五芒星法阵最中央的位置。

    五芒星中央画着各种她看不懂的符咒,中间放着一个祭祀的案桌,桌案上摆放着各种祭祀用的东西,全是很邪气的东西,都是由白骨制成的。

    沈澄然看的头皮发麻,甚至隐隐的看到了一块头盖骨。

    “……”小家伙突然出声喊了她一声,小脸上的表十分复杂,似乎有依赖、还有欢喜、还有寂寥、还有难过……

    “姐姐,没想到我们能一块灰飞烟灭,真好。”

    她能说自己的心里是很拒绝的吗?她并不想灰飞烟灭啊。

    没等沈澄然说话,小鬼接着又道:“姐姐,你真好,我真的好想跟你在一起,想要投胎成你的孩子,想要叫你妈妈……可是没有机会了,不过我已经很开心了,你陪着我玩了那么多游戏,还给我讲故事,给我做饭吃,还唱儿歌给我听,真好听……”

    沈澄然听着小鬼的话,心里一酸,眼眶里面又有泪水了出来,可能快要死了,人就得特别多愁善感,她对小家伙道:“姐姐也很喜你,能有你这么可爱又听话的宝宝,会开心死的。”

    小鬼眼睛一亮,一脸开心的道:“姐姐,你愿意让我做你的宝宝?”

    沈澄然点了点头,流着泪笑着说:“当然,我早就说过,你这么乖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小鬼眼睛一瞬间变得黑漆漆的,葡萄一样的瞳仁又大又亮,里面好像染了一层雾气,湿漉漉的,简直可爱极了。

    周巧梅也在一旁感叹道:“都是我害了你们,我若是不去找赵钱海,也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

    张乾却一脸爷们的道:“这时候就甭把责任揽在自己上,咱们谁也不怪你,这老怪物本就与我有杀之祸,我此刻受困是因为技不如人,不能报仇雪恨,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沈澄然也点了点头,说道:“张乾说的在理,咱们也算是患难之交,今日又一同赴死,也算是有缘了。”

    她说完这话,一时间气氛沉默了下来,没过多久,“宁芃”手中拿着一个法器走了过来,脸上挂着诡谲的笑:“呦,怎么不叙旧了?”

    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他也不在意,径直走到了五芒星的中心位置。

    笑嘻嘻的道:“今天鬼门大开,百鬼横行,阴气最甚,虽然你们几个实力会大增,不过这法阵一旦启动,就不能停下,你们是无论如何也出不去的。也不要期望有鬼或者人来救你们,任何人进了这法阵,自有献祭的份,所以你们还是乖乖的被我祭炼魂魄吧!”

    他以打坐的姿势,坐在了五芒星中心位置,手中拿着的金铜法器,是一个铃铛。

    他在凌空画了几道符,打在了阵法的四周,又趴在面前防止祭祀用具的桌子上,开始画符纸。

    他画符纸的时候完全能够一心二用,一边画一边还对他们道:“这次万事俱备,五阴牙阵,我就不信还不能成事!上次是我妄图骗过天机,拿阴年阴月出生的人和阴月阴日的人,来欺骗天机,以达到祭炼的目的。”

    他头也不抬,脸上却出现懊恼的神情:“没想到却被天机识破,居然将我反噬,要不是我聪明,拉了一个替死鬼,估计不光我的身体,甚至我的魂魄都不能残留下来。”

    他写完一张符纸,轻轻的吹了吹朱砂,脸上出现狰狞的笑意,硬生生破坏了宁芃云淡风轻的帅气,反而变成了一种阴鸷,说不出的丑陋。

    “好在我这罗刹门下有这么一个好徒孙,不光术法高超,连身体也是少见的纯金命,正好叫我趁虚而入,虽然费了不少功夫,才将那小子的灵魂压制住,不过过了今夜,这世上将再也没有什么宁芃,只有我,宁傲天!”

    说完,他仰天大笑,那狰狞而又骄傲得意的笑声里,残埋了不知多少生命和黑暗欲望!

    这个时候,他看了一下天上,站起身来,笑着道:“好了,时辰到了,是时候该启动阵法了,不出三刻,你们就化为乌有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