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圣灵君王 > 第六十二章 那个老先生唤作半仙
    上官强修炼期间,宫子玄、黎墨茹二人并非无所事事,而是将古龙阁第一层至第三层的绝学元技、札记书册等等书籍全部搬到了第五层楼。
    这六天时间足足将周槽堆成了一座又一座小山。
    对于两位前辈在寻找什么资料,上官强暂且还不知道,只不过看黎前辈如此生气,显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内。
    上官强被黎墨茹这么一盯,全身都瘆得慌,连忙将打乱的书籍整理干净。
    以免惹了她的脾气。
    转眼又过了一天。
    上官强将天骄战袍归入心海世界滋养。
    这套战袍是属于上等灵甲,全身烙刻奇异的符文,若穿上提供给持有者的威力将无可限量,上官强也是昨天经过长时间的精血与精力的惯养才勉强和自己同为一体,可见这件如奇珍异兽般的天骄好难驯服。
    不过如今以是上官强的宝贝,若需要使用一惊念想便可召唤。
    另外,两位前辈的工作仍然还再继续,古龙阁大把书册近乎都在身边,上官强作为星守阁的阁主自然可以翻阅,只是这二位?
    算了吧!
    他们要看自己能拦的住吗,况且他们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没人可以拘束她们。
    所以上官强根本不管辖,任由他们肆无忌惮。
    一问便知,这些天原来黎前辈与宫前辈一直在找寻那道结界的信息,正是古龙阁外围那道可见却见不到的符文结界。
    这道奇异的结界竟然可以让他们出现在如今这个世界上,那就说明这里一定有什么神秘的地方,若可以发现或许他们真的有机会再次降临在这个时代。
    只是七天光阴,仍旧空空如也。
    上官强这也明白为何银色戒指会如此暴动不安,原来是两人感受到了神秘力量在吸引他们,所以根本没时间通知汝便强行出现。
    因此也才有了几天前的突发状况。
    对于星守阁第二进院的奇异符文阵法,上官强也是云里雾里,且了解这个地方人该走的走该死的死,上官强想问也没有人可以告诉他。
    既然两位前辈还未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上官强也不打扰,自己的修炼现在暂且结束,可以好好活动下筋骨。
    出了古龙阁,外面的天阳光高照,今天比前些天要稍微暖人。
    方圆的积雪早早化了,地面也已经干涸,这南域的天气,并非苦寒之地,若在冬季阳光明媚仅仅也只是暂时,或许到了第二日又是大雪纷飞。
    于晓谛早早起床,拎着竹篮子在第一进院落,伸伸懒腰,舒张筋骨。
    于晓谛作为星守阁的星使,早晨先是打点阁楼的上下,若脏了乱了便打扫整理一番,虽说这儿方圆十几亩要真干起,一人可做不完,只是偌大的地方仅仅只有一两人,根本也脏不到哪去。
    预习完恩师传授的独门心法,他此时准备走往山渡城买些食物,如今这星守阁多了一人,多多少少会有些改变,但他乐在其中。
    与此同时。
    上官强恰恰出了月亮门,打眼一瞧,远远的地方站的就是于晓谛。
    “阁主?您出关了!”
    于晓谛惊呼,被背后拍打自己的上官强吓了一跳。
    上官强不以为然,淡然笑了笑,问道:“刚刚出来,你这是要去哪?”
    “这个吗?”于晓谛拎了拎菜篮,嘻笑道:“厨房的蔬菜都没了,我想去买些。”
    “买菜?”上官强乐了乐,两手负后往门外走出:“那就走吧,我和你一起刚刚好我想到城中逛逛,全天闷在家中怪无趣。”
    言毕人已经出了外门。
    于晓谛并不阻拦,紧随其后。
    从星守阁出发,外面的道路横七八竖,处处都在环绕一个源头,很显然是某人故意将这一条路设计的如迷宫一般。
    若不是熟悉路的于晓谛,上官强自己很可能就迷路了。
    过了半响,主仆二人才缓缓走到人流漕溪的大街。
    今天的天气甚好,是个做生意的好日子,若如往前数寒九冻,能够出来摆摊做买卖便是苦难人家,你想倘若家中温饱有些财力,谁会在冻的要命的天气还出来勉强做生意。
    岂不然买卖不成反而把自己冻坏了,各位设想还不如在家抱着小娘子来的愉快
    阳光温暖的庇护,完全隔离了冬季的寒风,今儿个街道人多的不像话,两侧摆摊的小贩不胜其数,从头街跨到末尾,满满当当。
    其中声线万语交杂,吆喝的买卖、吵扰的繁华、还有某列人讨价还价的口才。
    总之特别热闹。
    主仆两人游走其中,于晓谛看见该买的新鲜蔬菜便会停下脚步问问价格,若不满意还会嬉皮笑脸的好说歹说让大哥便宜些卖给自己。
    显然过惯了独乐乐的日子,也是会过家的表现。
    再看上官强就不一样,脸皮薄,老板说多少他就给多少,或许这些二流小贩就喜欢上官强这样的傻财主。
    逛闲片刻,主仆二人停在了一处屋檐下,其身后还是一家茶肆。
    “前面为什么簇拥着这么多人,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上官强问道,眼睛看向正对一面的前方。
    此时距离他们十多米对街道,有一窝蜂的人拥挤在一团,好像在抢什么东西,又好像在交谈着什么,总之快炸了锅了。
    于晓谛闻言一瞧,脸顺然就乐了:“哦...是那位老先生!”
    上官强一愣,定睛一看透过隙缝间的确可以看到一名老者,问道:“这老先生犯了什么事了,为何被如此多的围攻?”
    于晓谛一听,噗嗤笑出了声:“哈哈哈,大人他可没犯什么错。”
    上官强又愣了愣,眉宇微邹:“那就别卖关子,赶紧说啊?”
    于晓谛姗姗而道:“那位老先生姓李,大家都唤作李半仙,他可是远近如名的大红人,不知道多少富贵之人想找他算上一卦都难如登天,听闻李先生是东域十二族的人氏,因为云游四方才来到淼都。”
    东域十二族?
    这是个极其遥远的区域,距离北域南域不知道隔着多少个十万八千里。
    上官强可听说过,东域之人是以占扑观相为生,出他们之口所道的话,无一非假,可信度极高。
    因此这些人在星河大陆上地位都相当了得。
    竟然能在战乱纠纷的南域遇见东域人,这我到想瞧瞧,到底是真是假。
    上官强有了极大的想法。
    于晓谛此时还滔滔不绝:“这李半仙可是出了名的灵验,只不过他却只为有缘人算卦,就算拥有千金万两和极高的权力若是无缘这李半仙都不屑一顾。但是我可有一次运气好李半仙给我算了一卦。”
    上官强一怔也有些惊讶:“算了什么?”
    于晓谛兴致勃勃拍着胸口道:“他说我这几天买菜一定可以得小便宜,不过别说真灵,我记得当日买完菜回家,突然发现菜篮子里怎么多了一大块牛肉,我高兴坏了。”
    “这么灵?”上官强故意惊讶。
    于晓谛用力点头:“就是这么灵!”
    “那我也要算上一卦。”上官强不服气,你都如此有缘我岂会没有,说罢迎上前。
    “大人等等我...”于晓谛急忙提起菜篮跟上。
    街对面,拥挤的人群近乎占领了半个街道,一个不足以三两米大的小地方硬生生围成了看热闹的现场。
    位于人头繁多的里内,有位老者,白须雪眉长梳临腰,身席朴素大褂隐隐透着一股子邋遢,头发以一根木簪固定,岁月沧桑的脸颊可瞧见年轻时的俊俏,鬓角如刀削般棱角分明,一双慧眼半咪半懵,静静瞅着这些闲杂人等,单手抚摸自己的白须,轻坐木凳,对于这些好事者这位老先生貌似当做了空气。
    另旁嘴杂人多处处都在讨论这位老先生。
    “看看...那位不是李半仙吗?今天竟然出房了,这是要碰贵人,我要找他算上一卦看看来年的收成如何?”
    “哎呀就你算了吧,就你这破缘分。”
    “列位朋友别说我们了,现如今山渡公子宋祖心昨天亲自上门拜见,想求得一卦,可咱李半仙硬生生没露面,可把宋公子气坏了。”
    “那是当然你们没听说过李半仙有三不要吗?”
    “哦?是何,快说说。”
    “哼哼...听好啦我可只说一次。”
    “一不要金银珠宝!”
    “二不要贵相权势!”
    “三不要恶霸蛮徒!”
    “这三不要说的真漂亮,可这样岂不是得罪了山渡城数位大人物?”
    “那就俺们也不知道咋办了呗,话说别人可能上头有更厉害的人呢。”
    众多旁人站在稍远之处,津津乐道,近乎都是讲述李半仙的事情。
    上官强刚刚好经过也无意入耳。
    “这老先生,够狂妄啊?”
    上官强的确是被李半仙的三不要所震惊,与此同时主仆二人以来到人群最多的位置。
    上官强邹了邹眉头,喃喃自语:“这么多人该怎么进去?”
    于晓谛闻言灵光一闪,激灵道:“大人我有方法!”
    “哦?”上官强笑了笑道:“用来!”。
    于晓谛一喜点点头,鼓起胸腔扎起马步充足一口大气,吼道:“都让开我家大人来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