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博猫游戏国际官网军事 > 唐朝好舅子 > 第0827节 老程在福冈
    有钱,钱堆满了屋子。

    而且这还是自己的钱。

    任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快乐无比。

    渊氏兄弟却在痛苦之中,他们不敢把钱筐堆在外面,担心风吹雨淋筐子散了,更怕被人偷走。

    渊太芏告诉渊净泉,这样下子屋子会被占满。

    渊净泉相信这话,他也会简单的计算,他相信二十天之后连他的屋子都要堆满钱币。

    “两个办法。”

    “快讲。”渊净泉一听有办法,立即吼叫了起来。

    渊少芏说道:“第一个办法就是派人回平城,让大兄安排一队过来再修二十间木屋,同时把堆在这里的钱币运回平城去。另一个办法就是,咱们去救助大唐的柳驸马,传闻这位驸马是位智慧无双的人物,连大兄都佩服无比,他定有解决的办法。”

    “好,好,两个办法一起用。”

    渊净泉想去找柳木救助,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半个时辰前柳木离开这里,好在码头上有人告诉他,十天之后还会再回来。这才让渊净泉松了一口气。

    柳木是故意离开的,他有三件事情要作。

    其中两件都是为了坑高句丽,所以要去福冈那边作些准备,离开码头本身就是计划中的一环。还有一件是为了看钢坊,在路过对马岛的时候柳木就听到消息,福冈那边的钢坊一号炉已经在试炉。

    这又过了十多天,想必已经正式开始投产。

    福冈城。

    这里有着非常出众的河道运输线路,有着非常出色的港口,更有着足够的人力。

    而且无论是石炭、长石在筑紫岛都有着丰富的储量。

    二战时期,仅这里一座钢厂就能顶民国四百倍的钢产量不是没有原因,不仅仅是工艺先进,更是这里有着许多的便利条件。

    程将军,一位总是笑呵呵,面色红润的大唐上将军。

    柳木见到程咬金的时候,程咬金已经被黑炭哥附身,满脸满身黑,正提着皮鞭在打人。打的是一位唐军校尉。

    “程老哥,程老哥。”柳木过去抢下皮鞭。

    老程指着那校尉大骂:“滚,滚去给本将好好用事,再出一次差错,本将发配你到冰山去守哨所。”

    那校尉被打的衣服全都破了,身上血迹斑斑,这会被程咬金骂,依然挺直胸口行大唐军礼这才小跑着离开。

    “他怎么着了?”柳木打算帮程咬金消消火。

    “这头猪,指挥失误让港口三条船相撞。这三条船修复需要五天以上的时间,最可恶的是让堵了一条水路整整一下午又次日大半天,你知道这要损失老程多少时间。特别是有两条船拉的还是水泥,一条船拉的是火砖土。”

    程咬金气的直骂。

    水泥是战略物资,那怕这东西可以建房可以民用,依然还是被兵部接管,根本就不可能在大唐之外不安全的地方去生产水泥。

    火砖就是耐火砖等专用的矿石粉,至少要扛住两千度高温。

    这些都是钢坊必备的,然后蒸汽机更是有用。大唐皇帝李世民还特别下旨,让再调三架小型铁牛制作的火车头给这边钢坊内建一条专用的内部运输铁路。

    这也是在为大唐真正修建铁路在积累经验。

    大唐这个时代,钢就是绝对的战略性物资。

    作为大唐的上将军程咬金,既然亲自来到了福冈城,那怕圣旨与兵部文书上只让他负责构建扶桑道的防御体系,可偏偏老程就要管钢坊的事。

    老程要管,李道彦都不敢多半个字的废话,还特别恭请程咬金为顾问。更何况刘仁轨这个原本只是秦琼府亲将,本就被程咬金打过无数次的年轻将军。其余的人更没人敢反对,老程顺利的接管了整个钢坊。

    有好处,钢坊变成了军事化管理。

    有坏处,老程下任务没完成就会打人。

    不过老程不打倭人,在老程眼中倭人还没资格让他动鞭子,会辱没他的皮鞭。

    柳木劝了几句,老程是属于那种气来的快,消的快的人,立即哈哈大笑:“走,老哥请你喝酒。”

    说是喝酒,程咬金还是等到傍晚才喝,下午的时候他依然在处理着大量的公务。

    傍晚的时候,没等程咬金把他在筑紫岛安排酿造的米酒拿出来,柳木就派人抬过来一只大木桶。

    “罗马人的杰作,橡木桶。早在二千年前的古希腊他们就搞出了葡萄酒,喝酒这事咱们是祖宗,他们也是。然后是另一种。”柳木拍了拍手,有人捧出来一只小木桶,按现代的标准就是五升的木桶。

    橡木华夏也有,白橡木就是栎木科,在辽东有一种柞木就是白橡木。

    在奥斯卡巴迪来到大唐之后,柳木让人准备了一些橡木,也制作了一些小木桶,然后用特殊的方式酿造了一批酒。

    “此酒,我起名为生命之水。专门用来忽悠罗马人,他们没喝过什么叫烈酒,咱们应该让他们懂烈酒。”

    生命之水,就柳木知道代表两种酒。第一种是泛指,就是威士忌。第二种是特指,仅代表酒精度为九十六度的波兰生命之水伏特加,这东西是蒸馏七十次以上的最恐怖烈酒,猛灌一大口,基本上舌头与嘴唇就脱水了。

    人……,还能站着的绝对不是人,那是牲口。

    柳木拿出来的小橡木桶装的五升就是威士忌,肯定是加过焦糖,差不多在四十度左右的。

    程咬金拍了拍两个不同的桶,轻轻的摇了摇头:“葡萄酒这东西老程从来就不怎么喜欢,来人。”

    程咬金将这一桶酒赏了,分赏给了为钢坊出过力立过功的人。

    打开小桶,程咬金喝了一杯后摇了摇头:“这东西太甜,还是西凤够味。”

    两杯下肚,程咬金感觉不太对,这酒的劲也不小。

    柳木这时说道:“话说西北那边,不知道多久都稳下来。”

    “要稳至少要两年三年时间,眼下不出乱子就是稳。”说话间程咬金第三杯下肚,在柳木肩膀上轻轻一拍:“这里距离西北在万里之外,你关心那边干什么?”

    “种白绒,天山那里整一个千万亩的白绒田还是可以的。”
博聚网